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带字的男生头像

新年音乐会| “帝国”的余晖:《歌手2019》的第七场战役

时间:2019-01-19 16:16:42   作者:情侣头像   来源:www.qinglvtouxiang.cn   阅读:127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2019年,《歌手》来到第七个年头。老话说,夫妻间有“七年之痒”,伴随新鲜感的消逝和新生代节目的竞争,《歌手2019》与观众之间的联系也好像一对经年的“夫妻”,彼此之间都需要更多新鲜的刺激。回到2013年,湖南台作为地方电视台中最有想法的一家,在那一年率先引进韩流综艺,其中一档就是《我是歌手》(现已改名为《歌手》,以下...
2019年,《歌手》来到第七个年头。




老话说,夫妻间有“七年之痒”,伴随新鲜感的消逝和新生代节目的竞争,《歌手2019》与观众之间的联系也好像一对经年的“夫妻”,彼此之间都需要更多新鲜的刺激。




回到2013年,湖南台作为地方电视台中最有想法的一家,在那一年率先引进韩流综艺,其中一档就是《我是歌手》(现已改名为《歌手》,以下简称《歌手》),之后便开始了这档音乐综艺在华七年的征战之旅。

 






彼时,音乐类节目集中在选秀领域。从《超级女声》到《快乐男声》,从《星光大道》到《中国好声音》,音乐选秀是当时绝对的主流。




在观众们对此类节目已无比熟悉,乃至于厌烦的时候,《歌手》第一次将专业的音乐人送上竞赛的舞台。这是中国大陆有史以来第一次由“明星点评素人歌手”变为“成名歌手的巅峰对决”,因此《歌手》一经播放,观众群起响应。在首期收视率1.43%的情况下,《歌手》第一季总决赛的收视率高达4.12%,从此《歌手》成为湖南台当之无愧的王牌节目。




之后,《歌手》的这份影响力绵延至今。2016年6月,曾作为最后一位补位歌手参与《歌手》第一季的彭佳慧,在拿到台湾金曲奖最佳女歌手奖时,她首先感谢的就是湖南台《我是歌手》总导演洪涛:“谢谢湖南卫视洪涛导演,让更多人听到彭佳慧的声音。”

 






然而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即便《我是歌手》浪潮汹涌,却也抵不过时间对新鲜感的磨灭,以及后来者们的挑战。





2019年,伴随着广电总局的“限韩令”“限星令”“限童令”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,伴随着网络平台日渐丰富,观众需求愈加复杂的时代进步,伴随着更多精品音乐节目的层出不穷,进入第7个年头的《歌手2019》,正面临着每一个老牌节目都会遇到的问题。





刘欢救场,有忧有喜




在公布的首批竞演歌手中,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刘欢,相比此前登录《歌手》的韩红、谭晶等大咖,刘欢在乐坛地位更高,可以说是当今中国内地歌坛实打实的一哥。新一季的总导演洪啸对此表示,请来刘欢是2013年节目做第一季时就期待的事,终于在七年后梦想成真。

 






而从1月11日首场竞演的效果来看,刘欢的加入也确实如一根定海神针。最后出场的刘欢老师以稳定的发挥,强大的实力为所有观众带来了一场“你大爷还是你大爷”的精彩演出。





但可惜的是,据酷云实时数据显示,《歌手2019》首播当天的实时收视为1.1362%,位列七季垫底。回顾前六季的表现,第一季1.43%、第二季2.16%、第三季2.75%、第四季1.62%,第五季1.32%。就连整季频传停播、洪涛出走流言的《歌手2018》,首播当日收视率也有2.038%。




不过,数据的不利并非全部。因为不管是电视台收视率近年来的高速下滑,还是首播当天正逢中国足球队十年不遇的亚洲杯提前出线,都能作为此番失利的理由。




同时,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,《歌手2019》在12-15日的网络播放量为6016万、3395万、982万、277万,单期累计播放2.3亿。对比曾拿下收视冠军的《声入人心》,每集首日播放量为3000万左右,次日播放量在2000万左右,《歌手》的数据依然对这些新的音乐综艺保持两倍左右的压制。




据CVCEUI综艺热度榜单显示,《歌手2019》也力压《快乐大本营》《我家那闺女》《吐槽大会3》《明星大侦探4》等热门综艺,在多维度统计下攀升至综艺热榜的首位。可以说,尽管首播收视率低于预期,但刘欢老师的倾情加盟,实力唱将的激烈比拼,依然对观众具有相当的吸引力。

 






观众持续热情的反馈固然可喜,但《歌手2019》“忧”的一面也渐露端倪。





刨除自媒体普遍的唱衰声音,《歌手2019》自己也正在失去有力的舆论支持。作为热度战争的传统平台,微博热搜始终是具有代表性的流量“战场”。在经历了六季的沉浮后,第七季的《歌手》在话题性上不再强势。




截至今日,微博热搜综艺榜单中,#歌手#话题虽然有140亿次阅读,但在细分话题中,#刘欢 开口跪##吴青峰有点紧张##张芯像黄绮珊#等并未像此前几季那样掀起大规模的热度潮,反而很快被淹没。




对比关注度来说,热度的反差其实并不意味着观众的大批流失,更像是观众对《歌手》好奇心、惊喜感的变淡,以及随之而来观看能动性的下滑。




这一趋势在第六季时已颇为明显。从踢馆机制到“逆战歌手”,《歌手》赛制越来越残酷,歌手的构成也从国内走向国际,甚至邀请到Jessie J这样的欧美diva级歌手加盟。但遗憾的是,这些创新都没能从根本上扭转《歌手》的危机。对一款老牌节目来看,如何解决“观众的审美疲劳”似乎是永恒又无解的命题。




标签:音乐  第七  歌手  帝国  新年  
Copyright © 2016-2020 www.qinglvtouxian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. 情侣头像 版权所有